丁宁「过气」悲愤自焚!表情诡异兴奋:我想像我是五月天⋯

Sunbet 2个月前 (04-08) 快讯 15 0
Sunbet  第1张 丁宁在《谁是被害者》疯狂如着魔。 Sunbet  第2张 丁宁宣传《谁是被害者》受访。 Sunbet  第3张 丁宁宣传《谁是被害者》受访。 Sunbet  第4张 丁宁与王识贤、郑人硕为宣传《谁是被害者》一起受访。

曾获金马奖肯定的丁宁,在Netflix华语影集《谁是被害者》饰演落魄消沉又几近着魔疯狂的过气歌手苏可芸,演技大爆发的她日前受访时,谈及剧中最经典的一场悲愤自焚重头戏,她说当时是把这场戏当成自己的演唱会,「因为我是过气歌手,不会有人再来听我演唱会了,我想像我是五月天,想像台下的他们是在看着我表演自焚,所以表情是兴奋的。」

她说这场戏表演得很过瘾,当下唯一的疑虑是要确认打火机要点燃得起来,她因为相信剧组会把演员保护得很好,所以也没有那种很靠近死神的感觉。

丁宁表示,拍这场自焚戏时,她刚走进那空间就有点「剉」,感觉非常不舒服,因为剧组要制造光影状态,现场放很多烟,原本的空间已经很多灰尘,刚好她支气管不是很好,又有过敏性鼻炎,一遇灰尘加上更多烟,当场脑袋就像被打了一拳一样不舒服,「但有时不舒服状态反而能帮助自己进入这角色,因为这角色就是不舒服。所以这状态下演出,反而状态很顺」。

不过她知道拍这场戏时间有限,必须在几个镜头内完成导演要的感觉,因为有现场灯光、美术、氛围的帮忙,她很顺利进入角色状况,最后一个镜头拍完,导演说ok,反而是她主动提议「我有另一个想法,想试试看好不好,最后发现这个版本比上一个更好,这种共同激发出来的感觉很爽!因为我们演戏时间比较长,可能因此能得到更多空间,一起创造出更大可能性,真的非常过瘾」。

丁宁说,其实每次工作之前她都有点惶恐,不知道该怎么演,尤其这次角色,她认为超过自己能力可以负荷,但她一直有句座右铭:「来到眼前都是你可以承担的,只是你还没看到」,虽然每次上工前她都觉得不知道该怎么演,总是心想「天啊」,除了先为角色塑造肢体动作、惯性行为模式,其余只能到现场再发挥,包括跟导演、其他演员的互动都会让这角色更鲜明、帮助角色更完整,「演戏要像剥洋葱一样,慢慢一层层剥,要进入角色必须靠好多人,包括道具、美术、空间氛围给你的感受都是」,她很害怕惊恐、也很期待自己在每一场戏可以演到什么状态,会不会吓到自己或感动到自己,「幸好演出来的状态还满OK的」。

她剧中饰演的过气歌手,因负面新闻不断而失意落魄,她坦言拍戏多年自己也会敏感感受,每当有新的漂亮演员走进来,妳的光芒就不一样了,不过刘若英写过一篇文章给她很大的启发,「她说,你现在光芒万丈,当有另一个更可口的进来,他亮度比你强,但你就真的弱了吗?其实你只是亮度没这么强,你还是有自己的亮度。你要知道自己的光亮,不要因为别人的光亮而变成自己的阴影」。丁宁说,她也曾有10多年沈寂的时间,这种感觉非常强烈,她感受到被觉得过气,也不被这行业需要,当时的她要自己记住这感状态,「相信有一天拍戏用得到」,结果这部戏真的用上了。

中时电子报关心您:再给自己一次机会

自杀防治专线:192524小时服务

生命线:1995

老师专线:1980

李蒨蓉5年低潮「学会等待」 与老公互相怪罪到亲密分享最黑暗面

李蒨蓉谈5年低潮。 李蒨蓉出版新书《美丽心觉醒》。 李蒨蓉谈到弟弟忍不住落泪。 李蒨蓉在发生阿帕契事件后,演艺事业全面停摆,不仅被厂商提告求偿,家人也受到严重波及,母亲被公开污名崩溃、先生的公司遭银行刁难、2个孩子在学校受到异样眼光,更别说李蒨蓉内心不停出现绝望声音,「就结束吧,反正你已好像无力去做任何事。」历经5年,她靠亲友支持与宗教力量重新站起,她在新书诚实面对那段过去,「曾经恨过自己,这是最可怕的恨,你恨自己所有事,学习等待非常重要,你要给时间『一点时间』。」 「当时觉得没有明天,黑暗当中你不知道下一秒生
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丁宁「过气」悲愤自焚!表情诡异兴奋:我想像我是五月天⋯

网友评论

  • (*)

最新评论